Dr. Soul 心靈醫生 -- 中華民國生命教練協會
關於部落格
每個人都需要心靈的成長,這是心靈的糧食與甘泉!

讓我們一起探索自我,找回內心的寧靜。

Dr. Soul 心靈集團,陪您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心靈道路

追求成長,想有更健康的身心,請來電Dr. Soul 身心靈成長中心 8773-7361洽詢(每日13點至21點)

Dr. Soul 身心靈成長中心 | 也可以宣傳你的粉絲專頁


陽光海岸音樂創作&演奏人來自阮丹青(華納版權,非商業性使用)提供背景音樂
  • 320387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放鬆療法治療偏頭痛



    偏頭痛是非常常見的疾病,影響許多人。雖然偏頭痛的藥物治療近年來有許多的發展,但是許多民眾排斥吃藥,希望藉由非藥物的方法來治療偏頭痛。在各種非藥物的偏頭痛治療方法當中,最為確定有療效的,就是生物回饋的方法。
生物回饋(biofeedback),是偵測個人的生物訊號,例如指溫、皮膚導電度、心跳速度與變異率、呼吸速率、肌電波、腦電波等等,回饋給這個人知道。一般認為這些生物訊號代表自主神經系統的交感、副交感神經的作用,可以反應一個人的壓力狀況。藉由這些壓力反應的回饋,可以幫助一個人訓練自己達到身心放鬆的狀態。已經有許多的研究證實,經由整體的『生物回饋輔助的放鬆訓練』(biofeedback-assisted relaxation training, BART)可以有效減少偏頭痛。單獨的生物回饋訓練,例如訓練自我控制手指的溫度(thermal biofeedback),自我控制肌電波(EMG-biofeedback),或是學習放鬆與自我控制疼痛的認知行為治療(cognitive-behavior therapy),也都有治療預防偏頭痛的效果。美國與加拿大的頭痛治療準則,也都將這些心理的治療方法列為有相當證據可以證明可有效預防偏頭痛的治療方法。[1]
在一個綜合許多研究結果的巨集分析當中,Holroyd等人檢視了25個服用propranolol預防偏頭痛的的藥物試驗與35個用生物回饋與放鬆訓練來預防偏頭痛的研究。總共2445個病人當中,依照治療的狀況分為四組,服用藥物propranolol這組,偏頭痛的發作減少了43%;使用生物回饋放鬆訓練的這組,偏頭痛發作也減少了43%;使用安慰劑的這組,偏頭痛發作減少了14%,沒有治療的這組則沒有任何偏頭痛發作的減少。這個結果顯示,生物回饋放鬆訓練在預防偏頭痛的效果遠比安慰劑有效,而且幾乎跟最標準的預防用藥物治療propranolol效果差不多。[2]
對於過度使用止痛藥物造成轉化性偏頭痛(transformed migraine)的人來說,生物回饋放鬆訓練配合藥物治療,比單獨使用藥物治療來得有效。不僅頭痛明顯減少,自己也比較能夠控制止痛藥物的使用。[3]許多研究都顯示,生物回饋的效果是長期的,即使停止治療之後許多年,仍可以看見偏頭痛仍然持續減少,不會因為停止治療而又復發。[4]
為什麼生物回饋可以有效預防偏頭痛呢?過去認為跟生物回饋可以減緩腦中血液的流速。[5] 現在則認為跟血液流速無關,應該是整體的放鬆效果。[6] 過去曾經有小型的研究認為,特定的訓練對於特定的頭痛比較有效,例如肌肉訓練對於緊縮型頭痛有效,指溫訓練對於偏頭痛比較有效。現在則是認為,不管是使用什麼樣的生物回饋訓練,只要能夠達專注、放鬆的效果,就會有效。[7] 例如指溫的訓練,不論是訓練指溫升高或是下降,效果都一樣,不會因為訓練是增加血液的血流量或是減少血液血流量而有不同。[8] 現在一般認為偏頭痛發生的原因是三叉神經的發炎。放鬆的訓練不只是減少憂鬱與焦慮,也會透過情緒影響免疫功能的機轉,穩定免疫系統,減少引發偏頭痛的神經發炎產生,所以可以有效預防偏頭痛,減少頭痛的次數與嚴重度。[9]
整體來說,生物回饋的放鬆訓練,已經有許多證據證明可以有效預防偏頭痛。對於不想要服用藥物預防偏頭痛發生的人來說,是個可以採行的治療方法。對於過度使用止痛藥物造成偏頭痛轉化為每日頭痛的病患來說,除了服用偏頭痛預防藥物,更應該配合生物回饋的治療。雖然更詳細的機轉,仍然有待研究,但是生物回饋放鬆訓練,已經可以作為臨床醫師治療上的選擇。
 
參考文獻
1.        Holroyd KA. (2002) Assessment and psychological management of recurrent headache disorders. Journal of Consulting and Clinical Psychology 70:656-677.
2.        Holroyd KA & Penzien DB. (1990) Pharmacological versus non-pharmacological prophylaxis of recurrent migraine headache: a meta-analytic review of clinical trials. Pain 42:1-13.
3.        Grazzi L, Andrasik F, D'Amico D, Leone M, Usai S, Kass SJ, Bussone G. (2002) Behavioral and pharmacologic treatment of transformed migraine with analgesic overuse: Outcome at 3 years. Headache: The Journal of Head and Face Pain 42 :483–490.
4.        Cott A, Parkinson W, Fabich M, Bedard M, Marlin R. (1992) Long-term efficacy of combined relaxation: Biofeedback in the treatment of chronic headache. Pain 51:49-56.
5.        McGrady A, Wauquie A, McNei A, Gary A. (1994) Effect of Biofeedback-Assisted Relaxation on migraine meadache and changes in cerebral blood flow velocity in the middle cerebral artery. Headache: The Journal of Head and Face Pain 34:424–428.
6.        Vasudeva S, Claggett AL, Tietjen GE, McGrady AV. (2003) Biofeedback-Assisted Relaxation in migraine headache: Relationship to cerebral blood flow velocity in the middle cerebral artery. Headache: The Journal of Head and Face Pain 43:245–250.
7.        Grazzi L, Gennaro Bussone G. (1993) Italian Experience of Electromyographic-biofeedback treatment of episodic common migraine: Preliminary Results. Headache: The Journal of Head and Face Pain 33:439–441.
8.        Blanchard EB, Peters ML, Hermann C, et al. (1997) Direction of temperature control in the thermal biofeedback treatment of vascular headache. Applied Psychophysiological Biofeedback 22:227-245.
9.        Olness K, Hall H, Rozneicki J, Schmidt W, Theoharidies TC. (1999) Mast cell activation in children with migraine before and after training in self-regulation. Headache, 39, 101–107.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